shutdown

2020年02月14日 611
趣玩平台讯:

图源:pixabay

芥末堆 阿宅 2月8日报道

新冠肺炎疫情当下,延期复工、推迟开学,除了口罩稀缺,好像一切都充满了不确定性。

根据国家卫建委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月9日24时,据31个省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现有确诊病例35982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3281例,累计死亡病例908例。除中国外,世界多个国家也陆陆续续发现了输入性病例。

当地时间1月30日晚,世界卫生组织将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列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并且强调不建议实施旅行和贸易限制。

但是即便如此,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部分国家宣布,自规定日起,暂时禁止过去14天内访问过中国的非本国人员入境,而且取消了部分航班,在中国的签证服务也被延期,具体恢复日期尚不确定。而加拿大和其他一些国家并没有实施如此“严格”的禁令。

但是对于还未返校的中国留学生来说,突然宣布的禁令无情地将他们挡在了学校大门之外。而其他国家的来华留学项目也受到了很大影响。

现状:旅行禁令、航班取消、签证停办……

2月1日下午,悉尼大学学生Karen在青岛国际机场候机,准备返回澳大利亚,但她被告知不能办理登机手续,机场工作人员让她在大厅等候,但是当夜幕降临,她发现自己的航班被取消了。

航空公司工作人员解释说,澳大利亚政府宣布了旅行禁令,即日起14天内禁止从中国大陆出发的人员入境(澳大利亚公民、永久居民以及其直系亲属、法定监护人或配偶除外)[1]。

很多留学生也跟Karen有着同样的遭遇。据报道,2月2日,70名国际学生在抵达悉尼机场时被拘留,其中一些学生在旅行禁令宣布时已经在前往澳大利亚的途中[2]。

澳大利亚 1 月 31 日上午还表示,“绝对不会像别的国家禁飞中国留学生”,但2月1日就突然颁发了禁令。而且根据国家移民管理局最新消息,澳大利亚已经将14天的字眼删去,无限期禁止入境。

从宣布禁令到实施禁令,澳大利亚政府并没有预留出足够的反应时间,致使学生无法提前做好准备,被杀了个措手不及。对于还未返校的留学生来说,签证、学业、住宿、就业都成了悬而未决的问题。

与澳大利亚一样,新西兰也实施了为期14天的旅行禁令,在新西兰维多利亚大学就读的Mars Cai说,他最担心的是,如果不能按时到达新西兰,他们的签证要么到期,要么被取消,这是目前最主要的问题。他不知道如果不能按时到校,不能参加迎新,不能参加前两周课程,等待他的将是什么[3]。

湖北孝感的澳洲留学生Ritsu说道,“起初,爷爷奶奶担心病毒的扩散速度太快了,但现在他们还非常担心我的学业。”Ritsu在大学当地的实习、住宿、学习都受到了影响。不过即使澳大利亚政府取消旅行禁令,但由于中国也有严格的禁令,来自湖北省的他还是很难返回澳大利亚。

北京的澳洲留学生Ray表示,如果旅行禁令延长,她担心她在悉尼将找不到工作。“国际学生在澳大利亚找工作本来就已经很困难了,即使你的学业表现很优秀。”

与此同时,旅行禁令也助长了当地人对澳大利亚华人社区的种族主义情绪。

2月1日,在悉尼教书的中学老师朱佳薇(音译)从温州乘坐航班返回悉尼。但是与她合住的房东要求她搬出公寓,因为房东担心她有可能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于是,她不得不另寻住处。

虽然房东同意帮她支付一半的临时住宿费用,但对于自己的遭遇,她还是心有芥蒂。“现在还不清楚该如何解决这种情况,我在其他地方住的时候,我现在的房租该由谁支付?”

2月2日,澳大利亚华裔男子Jono Gu在墨尔本看到了带有种族主义色彩的涂鸦,一名司机对戴着口罩着的他喊道,“回家呆着吧!。”

他说,“这一切都加剧了种族之间的紧张气氛。[4]”

留学生权益如何保障

中国教育部日前规定延期开学,许多学校也随之采取了线上教学的方式来保证学生的正常学习进度,其他部门也根据疫情采取了相应的措施,如12306免收退票手续费,为的就是最大程度上减轻不可控的疫情因素给人们带来的损失。

但是一些国家虽然实施了旅行禁令,却没有及时出台一系列措施来保障留学生的权益。

新西兰国际学生协会(International Students' Association)认为大学没有做足准备来照顾受疫情影响的学生。新西兰维多利亚大学留学生Mars Cai表示,学生与学校进行邮件沟通通常需要时间,一来一回可能需要两天,效率很低。目前身在新西兰的中国学生会成员正在就某些问题与各大学联系,并通过微信反馈给滞留在中国的学生。一些新西兰大学表示,他们将在未来一周内直接联系受影响的学生[5]。

为了应对目前的状况,悉尼大学学生代表委员会秘书长Abbey Shi和朋友创建了聊天群组,为滞留在中国的学生提供帮助,帮他们重新安排航班,并就租赁协议帮助他们联系法律咨询相关专业人士[6]。

准备返回新西兰的Mars Cai预订了2月21日的机票,虽然不在14天旅行禁令之内,但他担心禁令可能会延期。他说:“如果禁令延期的话,我需要知道确切消息,这样才能有时间改变计划。[7]”

针对此次禁令,Abbey Shi还发起了一次请愿,希望悉尼大学能将开学日期从2月24日延期至3月9日。截至2月5日,已经有4000多名学生签了这一请愿书[8]。

截至2月5日,悉尼大学的一位发言人称,他们并不打算推迟开学时间,但是考虑到学生的担忧,他们会将学生的入学时间延长至3月9日,并允许受影响的国际学生推迟本学期的学习。墨尔本大学也表示不会延迟开学,但会“考虑对学生进行特殊安排”。墨尔本的莫纳什大学于1月31日宣布,将推迟至3月9日开学。

澳大利亚国际教育协会(International Education Association of Australia)首席执行官兼国际教育理事会(Council for International Education)的全球声誉工作组主席Phil Honeywood称,“在澳大利亚留学的20万中国学生中,仍有10.7万人目前不在澳大利亚。”中国留学生几乎占澳大利亚所有留学生的三分之一,如果他们无法前往澳大利亚开始或继续学业,Phil Honeywood估计,高校的损失可能高达80亿澳元(53亿美元)。

他表示:“我们要尽一切努力确保学生的福利,包括减轻压力、提供远程教育。高校要尽可能灵活应变……我们正在与中国政府一起探索不同的方式,为滞留在中国的学生提供在线学习的方式。”

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公使王晰宁说,中国政府对澳大利亚的决定感到失望。“我们正在与各大学以及教育部联系,为这些学生寻找合适的解决办法。我们希望他们的权益能得到保障。[9]”

但是对于远程学习,Abbey Shi表示,只是短期的话,确实可以采用远程学习的方式,但还要考虑到一些学生无法进行远程学习。她说:“虽然大学有远程学习系统,但学习效果很难评估。”再加上许多学院不能进行远程学习,例如有实验课的工程学和医学专业。

对于学费和签证问题,新西兰国际学生主席 Sabrina Alhady说,在旅行禁令实施前,许多学生已经支付了旅行、签证、课程和住宿费,或签了相关合同,按理说这些费用应该退还给学生[10]。

新西兰的相关部门表示,学生开始上课之前,学费会先存在信托基金里,在学生真正开始上课之前,不会转给高校,退学的学生可以要求退还学费。澳大利亚内政部表示,如果因为旅行禁令因素而不得不重新申请签证,不会重复收取费用[11]。

来华留学项目搁浅

在新型冠状病毒爆发后,来华留学项目也受到了很大影响。

国际教育研究所(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的数据显示,上一学年赴美的中国留学生人数超过36.9万多,每年赴中国学习的美国学生人数约为1.1万人。

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于1月27日发布四级旅行警告,提醒人们避免非必要的旅行。波士顿大学、乔治·华盛顿大学、田纳西大学、罗德岛大学及明尼苏达大学等学校都纷纷取消了近期的中国留学项目。

乔治华盛顿大学校报W-Hatcht报道,原本计划前往中国留学的学生现在被安排去澳大利亚和塞尔维亚等其他国家。但目前一些留学生仍滞留在疫情最严重的武汉[12]。

美国杜克大学与武汉大学在江苏苏州昆山区合办了一个学校——昆山杜克大学,但此次疫情爆发后,杜克大学宣布将关闭昆山校区至2月24日,禁止非必要人员进入。[13]

据《卫报》报道,高等教育领域每年为英国带来220亿英镑的收入,占其2万亿英镑GDP的1.2%,被认为是英国最成功的出口行业之一。但由于疫情爆发,西交利物浦大学、宁波诺丁汉大学、伯明翰时尚创意学院等中英合办学校也不得不延期开学[14]。

其他国家的部分学校也采取了类似的措施。德国柏林自由大学和柏林工业大学表示,在疫情稳定之前,他们将暂停来自或前往中国的访问活动。德国帕德伯恩大学表示,他们正在审查学生前往中国的计划。捷克的西里西亚大学(Silesian University)已经将38名中国学生的交流项目延期[15]。

美国西北大学全球安全与安保办公室(Office of Global Safety and Security)主任Julie A Friend表示,美国很多高校都与中国有很深的联系,无论是双向的交流项目、联合学位项目、合作研究项目,还是短期旅行和语言学习,在这个时代,美国大学与中国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16]。

依目前情况来看,疫情所带来的不确定性还将持续。为了尽可能减少疫情为留学生所带来的负面影响,政府和学校要灵活应变,妥善解决中国留学生所面临的种种问题。留学生则需及时掌握最新消息,提前安排行程,就具体问题咨询相关专业人士,保障自己的权益。目前,很多留学中介都已开设了与疫情相关的线上咨询服务。

在经济全球化日渐加速的今天,疫情所带来的影响是方方面面的,涉及全球多个国家,很少有人能独善其身。当下最主要的还是齐心协力,共克时艰。

参考资料:

[1][4]Coronavirus has stranded Chinese international students who fear missing university, ABC.

[2][8]Coronavirus: more than 4,000 students sign petition to delay start of university, the Guardian.

[3][5][7]Coronavirus outbreak: Chinese students fear visa issues over travel ban complications, RNZ.

[6][9][11]'Overreaction': China students stuck as Australia closes border, Al Jazeera.

[10] Coronavirus: Overseas students seek fee refunds after China travel ban, NZ Herald.

[12][16]Coronavirus prompts universities to stop China study abroad programmes, Study International.

[13][15]Coronavirus: These universities are canceling study-abroad programs, Fox.

[14] British universities face long shutdown of Chinese campuses as virus spreads, the Guardian.

Tags:

趣玩平台微信群